苏泉作为镇西军区元帅,和荆湖北路节度使同在府衙办差。有他们两在的地方,当然会布置有许多的明少暗哨。

  不知多少人从黑暗中涌现出来,在暗处开枪也不在少数。

  这让得黄粱策所率的高手在短时间内便折损不少。

  可终究还是有些黑影在夜色中得以向着府衙深处掠去。

  在这样的夜色里,神龙铳想要打中上元境、真武境这般的绝强高手,的确不是易事。

  喊声向着府衙深处蔓延。

  只黄粱策等人却是形如鬼魅,寻常士卒根本捕捉不到他们的身影。

  当最初的骚动渐渐平息以后,便谁也不知道黄粱策那些人躲到哪里去了。

  有许多火把在府衙内蔓延。

  镇守府衙的将士、捕快们持着火把到处搜寻。

  越来越多禁军将士、供奉汇聚到苏泉荡和荆湖北路节度使张向阳的大院里。

  哪怕明明知道这会暴露他们两人的藏身所在,这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若不对他们两人进行保护,真让那些刺客摸到两人住所,后果将士不堪设想。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那些刺客就不知道苏泉荡和张向阳的寝居所在。这年头,细作也是无孔不入的。

  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黄粱策带着人悄然接近了苏泉荡的寝居所在。

  可能是艺高人胆大,哪怕是看到苏泉荡院中离着无数的禁军、供奉,黄粱策竟也没有带着人退走。

  当他带着人出现在院墙上的那个刹那,有数颗轰天雷落到院中。

  火光乍现。

  场面忽然间混乱。

  有禁军神龙铳手对着院墙上集火。

  黄粱策身旁那些供奉本还想继续扔雷,却接连有数人中枪,或是栽倒向院墙外面,或是直挺挺栽到院内。

  这让得他们都不敢继续呆在院墙上,连忙向着下面掠去。

  到现在,他们也阵亡不少人了。

  只若是真能刺杀掉苏泉荡,这样的折损显然还是值得的。毕竟苏泉荡乃是镇西元帅,重要性不言而喻。

  黄粱策黑色大氅飘扬,如同老鹰般飞掠而过,眨眼便到院内房间门口。

  他身侧还有两个真武境高手。

  意境在这刻才冲天而起。

  其余高手杀向院中的禁军和供奉们。

  黄粱策单手拍在近前房门上。

  哐当声响。

  木制的房门瞬间四分五裂。

  有灰尘飞扬。

  只这房间内却并没有人。

  这是苏泉荡的书房,而非是他的寝室。

  黄粱策两道浓眉凝起,回首看了眼乱糟糟的大院,又向着旁侧房间掠去。

  他自也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他带来的这些供奉虽强,但也不可能是院内这么多禁军和供奉的对手。

  而只等这些供奉都死掉,那即便他和身侧两个真武境高手再强,也只有选择退避。

  真武境可也挡不住子弹。

  速度再快,也怕有长眼的子弹落到自己身上不是?

  谁招架得住?

  有禁军和供奉扑向黄粱策和两个真武境高手。

  只冲进他们的意境笼罩范围,却免不得要受意境所摄,刹那间心神失守。

  黄粱策和两个真武境供奉意境虽不如空千古那般强到能以意境直接杀人的地步,但要做到震慑人心自是不难。

  冲进意境笼罩范围内的禁军们都只感觉脑袋忽然空白。

  在黄粱策示意下,有真武境高手杀到人群中。

  面对失神的诸多禁军,这真武境高手掠过之处,有数颗头颅抛落在地。

  黄粱策身形不断掠动,又连破开两个房门。

  直到第三间房,他终是看见了苏泉荡。

  苏泉荡穿着甲胄,就坐在房间之内,正在低头写着什么。旁侧有侍女正在为他磨墨。

  而在他周围,还有数个供奉持剑拱卫。

  这让得黄粱策微愣。

  他虽没有见过苏泉荡,但也知道眼前这坐在书案前的人定然就是苏泉荡无疑。其他人,还不至于能被这么多人守护。

  苏泉荡很年轻,起码,相较他黄粱策是很年轻。

  可这份从容淡定的气概,却是让得他黄粱策心中也不禁是惊讶、佩服。

  不愧是大宋镇西元帅。

  在这样的年纪就能有这样的气概,单凭这点,便足矣成为年轻人中的佼佼者。

  只这,自不会让得黄粱策就此消去刺杀苏泉荡的心。

  他掠进屋内。

  “杀!”

  苏泉荡旁侧供奉持剑迎上。

  总共四个供奉,都是上元境高手。且这四人行进间颇为奥妙,暗合阵法。

  他们原来都是丐帮长老,精通合击之法。

  苏泉荡终是放下了笔,扭头看向转眼间就和四位供奉厮杀起来的黄粱策。

  “真武境……”

  他嘴里喃喃,站起身,从身后木架上取下了长枪。

  相较于元朝、大理,被元军肆虐过后的大宋土地上,的确真武境强者太少了。

  只这却也是无奈的事情。

  以前南宋昏庸,不知道让多少效命于朝廷的真武境强者在军中枉送了性命。

  对于黄粱策等人能够杀到这院子里来,苏泉荡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真武境强者,有这样的本事。

  但他此刻却也并不如何害怕。

  哪怕是黄粱策已经杀到他的房间里,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死。

  这是对身旁供奉、亲卫们的信心。

  院外,枪声不绝。

  惨叫声中,黄粱策带来的那些高手接连死在乱枪之下。

  他们没那些往当阳县刺杀刘再远的刺客那么好的运气。面对严阵以待的禁军,虽用轰天雷扰乱,但也不可能能大肆杀戮。

  也就那两个真武境强者及少数两个极强的上元境强者棘手些。

  丐帮四大长老联手挡住黄粱策。

  四人也都领悟有意境,虽处于下风,但也算是勉力支撑。

  只可惜如黄粱策这般高手自恃身份,多数是不愿意用火器的。要不然,要是有轰天雷在手,说不定能对苏泉荡造成威胁。

  当然,前提是他在面对流弹、四个上元境高手的情况下还能有机会扔出轰天雷。

  高手过招,每一秒每一瞬都是可能致命的。

  交手间,黄粱策身形不断掠动,眼瞧着院外自己的人越来越少,也是有些恼怒。

  可四位丐帮长老却是将他冲向苏泉荡的路悉数封死了。

  这也是他没有预料到的实权。

  “进来助我!”

  这刹那,黄粱策终是顾不得脸面,出声大喝。

  有个真武境高手掠向房间。

  “砰!”

  然而就在这真武境高手掠进房间的刹那,神色却是猛然凝固住,脚步顿在原地。

  而后,直挺挺栽倒。

  他终究还是中枪了。

  兴许这枪根本就不是冲着他带来的,而是冲着黄粱策来的,但也只能说是他倒霉。

  黄粱策微退,脑子里不禁浮现当初在自杞时李望元被一枪差点打断手臂时的场景。这神龙铳威力,纵是他也硬抗不住。

  这刹那,退意生了。

  行刺本来就只是赌博,黄粱策也没想过要为此付出性命。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纵是付出性命,他也难以杀得掉苏泉荡。

  他身形飞快掠到门口。

  四个丐帮长老齐齐逼上。

  黄粱策双手如鹰爪,挥舞得看不清行迹。只听得叮叮当当响,四位长老不断撤剑、出剑。

  剑影芒芒,却没能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伤口。

  黄粱策右脚踢在地上,飞掠出门。

  “元帅小心!”

  有寒芒自四位丐帮长老空隙中飞掠而过。是刚刚那中枪倒在地上的真武境刺客的剑。

  黄粱策临走之前还施杀招。

  这让他们也是猝不及防。

  苏泉荡眼神猛然凝住。

  他右手死死握住枪把,这刹那,时间在他脑海中仿佛凝滞。眼中只有那道飞掠而来的寒芒。

  “叮!”

  脆响。

  苏泉荡虎口迸裂,长枪脱手。

  有闷哼声响。

  黄粱策掠出屋子,顾不得其余人,身形又飞快掠向院外。

  院内仅剩五个刺客,见他这般,也都是纷纷向着院外掠去。

  只他们这般,自是给了院内禁军们机会。

  禁军们的神龙铳向着他们齐齐开火。

  有子弹射在院墙上,绽出火星。

  黄粱策大氅飘飞,只身掠出院子。在他后面,仅有那个仅剩的真武境供奉也跟着掠了出去。

  房间里,苏泉荡坐在地上,怀里搂着一人。

  23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最新章节,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